4008836768
VIP:13916113698
公司新聞Company News
《我與防水30年》

1990年6月,我調入上海建筑防水材料廠(chǎng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上防廠(chǎng))。次年3月,上海建筑防水材料(集團)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上防集團)成立。作為上防集團全資子公司的上海建筑防水材料(集團)防水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防水工程公司)同時(shí)設立。1992年6月,我即赴防水工程公司,追隨何樹(shù)雄工作至今。
在20多年職業(yè)生涯中,我目睹了何樹(shù)雄在防水領(lǐng)域諸多聞達天下的快意之作,也經(jīng)何樹(shù)雄之口,聽(tīng)聞了許多費小弟為防水事業(yè)殫心竭慮恣肆縱橫的驚世之舉。今日小文僅為知秋一葉,聊表費何二人的知遇之情、同事之妙,希望能夠描繪出他們共同為中國建筑防水事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而付出的那份激情、執著(zhù)和睿智。
何樹(shù)雄,涉入防水行業(yè)46年,著(zhù)名的防水材料、防水工程資深人士,上海建筑防水材料(集團)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第一代優(yōu)秀企業(yè)家。他像一個(gè)海派藝術(shù)大師,嫻熟運用各種防水材料的特性,在全國各地各種類(lèi)型的建筑防水工程中長(cháng)袖善舞、濃墨重彩后,留下數之不盡的精品佳作。
費小弟,在中國建筑防水行業(yè)發(fā)展史上多次創(chuàng )造歷史的著(zhù)名企業(yè)家。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的10多年間,是中國經(jīng)濟轉型發(fā)展的重要歷史時(shí)期,中國建筑防水行業(yè)隨之突飛猛進(jìn),也是費小弟一生中對中國建筑防水行業(yè)最有建樹(shù)的最佳時(shí)期。他是當時(shí)國內為數不多的具有國際視野并有大作為的杰出人士之一。
在其任上,不僅將主業(yè)推上了歷史的巔峰:主要產(chǎn)品“月星”牌、“駱駝”牌石油瀝青紙胎油氈先后榮獲“國家銀質(zhì)獎”、“全國紙胎油氈免檢產(chǎn)品”,各項經(jīng)濟技術(shù)指標經(jīng)年傲視群雄、獨步全國;上防廠(chǎng)也先后榮獲“上海市先進(jìn)企業(yè)”、“上海市文明單位”八連冠、“國家二級企業(yè)”稱(chēng)號,并進(jìn)入國家500強。
在企業(yè)達到歷史巔峰之時(shí),費小弟又創(chuàng )造性地運用單位集成的形式組建了業(yè)內首個(gè)大型建筑防水企業(yè)集團——上海建筑防水材料(集團)公司。上防集團集科研、生產(chǎn)、施工、銷(xiāo)售四大功能的創(chuàng )新模式,即使在20多年后的今天也不乏新意。同時(shí),費小弟以超前的創(chuàng )新思維、深厚的從業(yè)資歷、廣闊的社會(huì )人脈展示了多元經(jīng)濟的美好前景:90年代初設立的“上海建材商城”催動(dòng)了全國聞名的宜山路建材街的誕生;同時(shí)期設立的“上海建材期貨市場(chǎng)”成為中國期貨市場(chǎng)的重要組成部分;投資3 800萬(wàn)元、建筑面積23 000平方米的“萬(wàn)利大廈”更像一座豐碑,把“月星”文化璀燦的歷史凝固在人們面前……
其實(shí),在費小弟的整體規劃中,上述業(yè)績(jì)只是他通往理想王國的階段性成果。他的行動(dòng)計劃是:經(jīng)過(guò)一系列有效的資產(chǎn)運作,集聚起更多的財力和社會(huì )影響力之后,再通過(guò)內聯(lián)外合手段,把防水主業(yè)做成一家國內一流、國際領(lǐng)先的防水企業(yè)集團。然而,沒(méi)法預料的是,1994年 1月的一紙調令,讓他離開(kāi)了為之奮斗了13年的上防集團,甚為可惜。
費小弟緊緊圍繞市場(chǎng)實(shí)現企業(yè)脫胎換骨的成功轉型,為后繼者提供了首例企業(yè)機制改革的鮮活樣本。他對建筑防水行業(yè)的重要貢獻,人們早已作出了恰當的評價(jià):“新長(cháng)征突擊手”、“上海市勞模”、“全國優(yōu)秀青年企業(yè)家”、中國建筑防水行業(yè)首位享受?chē)鴦?wù)院特殊津貼的企業(yè)家等諸多榮譽(yù),都是最貼切的注解。
在何樹(shù)雄心目中,費小弟早已從80年代的青澀青年,蝶化成中國防水行業(yè)叱咤風(fēng)云的大作為者,其人生理想追求和城市建設相契合的精神境界、裨益后人的大思維、大智慧、大手筆,讓何樹(shù)雄欽佩不已。
在何樹(shù)雄心目中,費小弟是個(gè)惜才如金的人。
1986年6月,上海建材局籌備設立中國新型建材公司上海分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新型公司),設想通過(guò)這一新的流通平臺,把上海建材系統生產(chǎn)的各類(lèi)建材產(chǎn)品更有效地推向市場(chǎng)。此項目由當時(shí)在上海建材系統素有“二小一吳”(費小弟、姚小平、吳堅)三位知名企業(yè)家中的吳堅,出任新型公司總經(jīng)理。
當時(shí),何樹(shù)雄在上防廠(chǎng)供銷(xiāo)科工作。得知信息,喜愛(ài)銷(xiāo)售工作的他立即前去報名應聘。面對談吐在行、性格豪爽的何樹(shù)雄,吳堅憑借多年的職業(yè)眼光早已深深認可了這位讓他印象深刻的年輕人。當年企業(yè)間的人員流動(dòng)要比今天難上百倍。為避免好事“流產(chǎn)”,雙方約定,采用先借后調的方式悄悄地進(jìn)行。
機緣巧合,剛當上上防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的費小弟,因參加上海建材局“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學(xué)習班”外出學(xué)習10天。何樹(shù)雄瞄準機會(huì ),經(jīng)臨時(shí)當家的副廠(chǎng)長(cháng)的恩準,順利出借到新型公司,并在那里把招商工作搞得風(fēng)生水起。
回到廠(chǎng)里的費小弟聽(tīng)聞此事立即趕到上海建材局,找到當時(shí)的局長(cháng)陳祖仁并放出狠話(huà):“如果要不回何樹(shù)雄,我費小弟就不當廠(chǎng)長(cháng)!”吳堅也得人不讓?zhuān)?ldquo;何樹(shù)雄我要定了!”其實(shí),早在費小弟當上廠(chǎng)長(cháng)不久,就已經(jīng)注意到了思路敏捷、工作能力出眾的何樹(shù)雄,出于鍛煉人才的考慮,想再觀(guān)察他一段時(shí)間。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建設的發(fā)展,防水工程的需求量不斷提高,他已在心中給何樹(shù)雄預留了一個(gè)非他莫屬的位置;吳堅的橫刀奪愛(ài),完全打亂了他的工作部署。
陳局長(cháng)確實(shí)有點(diǎn)為難。費小弟、吳堅都是他的愛(ài)將,都是相對重要企業(yè)的一把手,如今為了一個(gè)叫何樹(shù)雄的年輕人鬧得不可開(kāi)交,真讓他沒(méi)有想到。為此他特地召見(jiàn)了何樹(shù)雄,凝視了半天連發(fā)三問(wèn):“你就是何樹(shù)雄?就是讓我的兩位廠(chǎng)長(cháng)臉紅脖子粗的何樹(shù)雄?你想留在新型公司還是回上防廠(chǎng)?”
何樹(shù)雄雖然年紀輕輕,但話(huà)說(shuō)得真有水平:“我熱愛(ài)銷(xiāo)售工作,只要能讓我做熱愛(ài)的工作就行。”
何樹(shù)雄最終回到了上防廠(chǎng)。不久被任命為上防廠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部經(jīng)理,負責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及建筑防水工程業(yè)務(wù),費小弟把全廠(chǎng)唯一一間帶窗式空調的辦公室讓給了他。這個(gè)經(jīng)營(yíng)部就是防水工程公司的前身。當時(shí),建筑防水施工人員有16名。
其實(shí)早在上世紀50年代初,上防廠(chǎng)就有了作為售后服務(wù)的施工人員,只是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與行業(yè)狀況的原因沒(méi)有獨立成型。這些最早的防水工程技術(shù)指導和施工人員都是在做好自己本職之外的兼職。雖說(shuō)如此,那些穿著(zhù)破衣?tīng)€衫的工人們通過(guò)中規中矩的施工操作,確保了諸如上海天蟾舞臺、文化廣場(chǎng)、上海工具廠(chǎng)等眾多建筑數十年無(wú)滲漏,贏(yíng)得了良好的社會(huì )口碑。他們是我國建筑防水施工的先驅之一。
在何樹(shù)雄的心目中,費小弟是一個(gè)善于創(chuàng )造和捕捉機會(huì )的高手。
上世紀80年代中葉,為適應我國建筑業(yè)的快速發(fā)展,在國家建材局及直屬的中國建筑防水材料公司的組織引導下,我國新型防水材料的開(kāi)發(fā)和生產(chǎn)迎來(lái)了令人驚喜的爆發(fā)期。我國建筑防水材料四大骨干企業(yè)中的北京、天津、武漢等先后從奧地利和德國引進(jìn)了多功能新型防水卷材生產(chǎn)線(xiàn),處在東海之濱的上防廠(chǎng)也不失時(shí)機地從英國引進(jìn)了我國第一條防水密封膏生產(chǎn)線(xiàn),形成了國際先進(jìn)、國內獨家的防水密封膏生產(chǎn)能力。
在引進(jìn)該生產(chǎn)線(xiàn)的前前后后,費小弟創(chuàng )造和把控稍縱即逝的商機的能力,令人拍案稱(chēng)奇。
1986年,英國建筑密封專(zhuān)業(yè)廠(chǎng)商益士本泰公司和中國建筑防水材料公司等合作生產(chǎn)建筑密封膏項目的商務(wù)談判進(jìn)入蜜月期,項目進(jìn)入北京、武漢、山東等多地選址的關(guān)鍵階段。時(shí)任中國建筑防水材料公司科技處處長(cháng)的朱冬青,陪同英國客人多次來(lái)到上防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
敏銳的上防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費小弟立即察覺(jué)到:這是一個(gè)千載難逢的大好商機。在盡顯地主之誼的同時(shí),費小弟利用僅有的幾次交流機會(huì ),力陳此項目在上防廠(chǎng)落地的諸多有利條件,尤其是在企業(yè)歷史文化、人文素養等企業(yè)軟實(shí)力方面,給英國人講起了故事。費小弟幽默的談吐、豐富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、讓人佩服的大局觀(guān)念,不僅深深感動(dòng)了英國人,也讓帶隊的朱冬青和英國人一道產(chǎn)生了項目落地上防廠(chǎng)的想法。
其實(shí)朱冬青和費小弟此前早已熟識,對上防廠(chǎng)的前世今生也十分了解。1982年7月,朱冬青從武漢建材學(xué)院畢業(yè)后不久曾來(lái)上防廠(chǎng)實(shí)習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。在此期間兩人志趣相投,相交甚篤。在朱冬青看來(lái),相比較其他地區而言,上海除了具備種種優(yōu)勢外,費小弟本身的獨特魅力是個(gè)不可或缺的加分因素,這些因素將為以后的合資企業(yè)帶來(lái)意想不到的綠燈效應。項目發(fā)展的歷史見(jiàn)證了朱冬青當初的決定完全正確。經(jīng)過(guò)3年的談判,最終,費小弟代表上訪(fǎng)集團與英國人簽訂了中英合資協(xié)議,這是中國第一個(gè)中外合資的防水密封材料工廠(chǎng)。從此結束了中國不能生產(chǎn)高檔建筑密封材料的歷史。
1991年3月,《中國建材報》頭版頭條刊登的《天南海北競相漏,愁煞千家萬(wàn)戶(hù)人——滲漏,建筑頑癥治愈何期?》的長(cháng)篇報導和述評,引發(fā)了全國各地主流媒體持續6個(gè)月的競相報導和探究,也引起了中央電視臺《觀(guān)察與思考》欄目組的關(guān)注。不久,欄目組成立了“房屋滲漏縱橫談”攝制組,決定在國內選幾個(gè)點(diǎn)進(jìn)行采訪(fǎng)。
費小弟得知這一信息,馬上通過(guò)廣泛的人脈關(guān)系向攝制組表示:歡迎攝制組來(lái)上海采訪(fǎng),并愿提供便利。其實(shí),上海作為我國典型的海洋性氣候,四季分明但又潮濕多雨的氣候特征,在我國東部地區最有代表性。費小弟的這一表態(tài)對攝制組來(lái)說(shuō)可謂遇雨得傘、恰到好處,于是攝制組欣然表示擇日南下。
代表上防集團全程陪同采訪(fǎng)的人,必須對上海房屋滲漏情況了然于胸,要有良好的溝通能力和周到的服務(wù)態(tài)度。選派誰(shuí)呢?費小弟馬上想到了何樹(shù)雄。聽(tīng)說(shuō)是何樹(shù)雄全程陪同,帶隊的朱冬青心中踏實(shí)了不少。因為他清楚,何樹(shù)雄是一個(gè)善于營(yíng)造愉快工作氛圍的人,而且能在輕松的氣氛中把一些難辦之事消彌于無(wú)形。
巧的是攝制組來(lái)上海時(shí)恰逢上海梅雨季節,不巧的是何樹(shù)雄的妹妹腦部開(kāi)刀需要陪護??珊螛?shù)雄似乎是一個(gè)分身有術(shù)的人,無(wú)論兩邊的事情多么紛繁,他都能厘清頭緒分頭推進(jìn)。
攝制組要拍攝上海建筑滲漏實(shí)景,去哪拍呢?上海彭浦地區是當地有名的居民集聚區,把這里選作采訪(fǎng)點(diǎn)較有說(shuō)服力。但哪一家在漏呢?面包車(chē)在雨中的街上漫無(wú)目的地跑著(zhù)。何樹(shù)雄說(shuō):“隨便找一家吧,一準能找到。”大家扛著(zhù)機器將信將疑地登上了6樓頂層,敲開(kāi)了一家說(shuō)明了來(lái)意。不等說(shuō)完,另外三家中的兩家也開(kāi)門(mén)訴起了滲漏之苦……
座落于徐家匯地區的奧林匹克俱樂(lè )部1989年落成,是一座庭院式賓館,環(huán)境優(yōu)雅,景色宜人,當年叫“運動(dòng)員之家”。雖然新建不久,卻也難逃滲漏之災。忙碌了一天的攝制組剛剛邁進(jìn)酒店大廳,一眼看見(jiàn)了天花板的滲漏水所形成的小雨幕,大伙立即架起攝像機,打開(kāi)燈光,忙活了起來(lái)。
這些隨機攝制的大量生動(dòng)的房屋滲漏情況,和上防集團針對嚴重的房屋滲漏提出的真知灼見(jiàn),在不久央視的《觀(guān)察與思考》欄目里都一一展現在廣大觀(guān)眾面前;費小弟也首次“觸電”中央電視臺,向社會(huì )展示上防集團綜合治理建筑滲漏的良策。央視的介入,把全國性的“房屋滲漏連續報導”推向了高潮,引起了各級政府部門(mén)的高度關(guān)注,并先后出臺了多項有關(guān)法律法規,促進(jìn)了中國建筑防水業(yè)進(jìn)一步走向規范和健康。
在何樹(shù)雄的心目中,費小弟是個(gè)戰略大師。
1991年3月,以上海建筑防水材料廠(chǎng)為主體,聯(lián)合了16家相關(guān)企業(yè)的上防集團成立(后來(lái)發(fā)展到34家集團成員),作為上防集團四大功能之一的防水工程公司隨之成立,讓誰(shuí)去做老總呢?費小弟想到了何樹(shù)雄。但何樹(shù)雄等人卻顧慮重重。防水工程公司是由上海建材工業(yè)工程承包公司和上海建筑防水材料廠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部(連同技術(shù)和施工人員)合并而成,新成立的防水工程公司工資水平低,更不能解決職工住房困難。費小弟當即對何樹(shù)雄說(shuō):“你們的待遇可參照上防集團在職人員的待遇,加工資、分房等等一樣都不會(huì )少。”
若干年后,在費小弟已經(jīng)離開(kāi)上防集團的情況下,上防集團總經(jīng)理羨永彪為何樹(shù)雄及其手下一批人解決了住房問(wèn)題,這令何樹(shù)雄至今感佩不已。
以歷史的眼光看,防水工程公司的成立,成為當時(shí)上海市第一家二級建筑防水施工資質(zhì)的大型施工企業(yè),不僅擴大了上防集團生產(chǎn)的防水材料的應用范圍,更提升了上防集團及“月星”品牌的社會(huì )知名度,也為上海地區建筑防水施工行業(yè)的健康發(fā)展作出了開(kāi)拓性貢獻。
在防水工程公司初創(chuàng )之際,費小弟曾對何樹(shù)雄說(shuō)過(guò)一句至關(guān)重要的話(huà):“你要跳出上防集團的概念搞防水。”何樹(shù)雄心領(lǐng)神會(huì )。
1994年9月,在何樹(shù)雄親自?huà)鞄浀墓ぷ靼嘧拥姆e極推薦下,經(jīng)與甲方及供貨方多次交流、商談,甲方終于接受防水工程公司的施工方案,在上海人民廣場(chǎng)地下停車(chē)庫數萬(wàn)平方米的結構層上,鋪上了英國益士本泰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生產(chǎn)的自粘性防水卷材,成為當時(shí)在重大市政項目中使用國外高檔防水材料的首個(gè)成功案例。
在一次慶功舞會(huì )上,英國益士本泰公司負責人羅杰先生流著(zhù)激動(dòng)的眼淚對費小弟說(shuō):“費總,我非常羨慕你有何樹(shù)雄這樣得力的干將,因為他卓有成效的工作使我們的合作充滿(mǎn)了樂(lè )趣!”讓英國感到了樂(lè )趣,而何樹(shù)雄則為費小弟帶給他的戰略決策感到自豪。
此后不久,作為上海對外貿易的形象化名片——上海世界貿易中心,以及上海市長(cháng)寧區區政府辦公樓,都成功使用了高檔的國外進(jìn)口防水材料。尤其是后者,甲方要求改造后的建筑屋面成為一個(gè)屋頂花園。公司采用了美國殼牌公司生產(chǎn)的高聚物改性瀝青防水涂料,與“月星”牌APP改性瀝青防水卷材相結合,形成耐根穿刺防水體系,為以后建造大型屋頂花園提供了良好的先決條件。如今屋頂上綠葉婆娑、花香陣陣,工程也是完工至今無(wú)一次維修。

 


(1994年上海人民廣場(chǎng)地下停車(chē)庫采用益士本泰自粘性防水卷材,首開(kāi)重大市政項目使用國外高檔防水材料先例)
隨著(zhù)國外防水產(chǎn)品不斷引進(jìn),國外廠(chǎng)商人性的設計、嚴謹的作風(fēng)、完善的服務(wù),更讓何樹(shù)雄深切體會(huì )到費小弟當年那句話(huà)所包含的深意。正是倚靠當時(shí)高人一籌的先進(jìn)理念引領(lǐng),何樹(shù)雄帶領(lǐng)矢志忠誠防水事業(yè)的工作班子,運籌帷幄、決戰千里,業(yè)務(wù)足跡最遠直至非洲加納(參建“非洲杯”足球賽開(kāi)幕式主場(chǎng)防水工程),從企業(yè)初創(chuàng )時(shí)100多萬(wàn)元的年產(chǎn)值,發(fā)展到上世紀末的2 000多萬(wàn)元,單體產(chǎn)值達到之前聞所未聞的近千萬(wàn)元。各類(lèi)防水工程中榮獲國家“魯班”獎共30多次(項)、上海市“白玉蘭”獎50多次(項),并被上海市政府授予“上海市文明單位”、“誠信創(chuàng )建企業(yè)五星級單位”等多項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,防水工程公司始終成為華東地區防水施工領(lǐng)域一家經(jīng)久不衰的標志性企業(yè)。
1999年9月,當時(shí)的上海市委常委、副市長(cháng)韓正親臨上海建筑裝飾工程市場(chǎng)作工作調研,對上防集團在積極參與上海城市建設中的優(yōu)異表現表示贊賞,提出了百尺竿頭更進(jìn)一步的工作目標——建造無(wú)滲漏工程,造福于天下百姓。
1999年時(shí)任上海市委常委、副市長(cháng)韓正視察上海建筑裝飾工程市場(chǎng)(左二為上防集團總經(jīng)理羨永彪,左三為上海建材集團總公司副總經(jīng)理費小弟,左四為上防集團防水工程公司總經(jīng)理何樹(shù)雄)
2000年后,防水工程公司的發(fā)展遇到瓶頸。由于體制因素制約,公司產(chǎn)值多年停滯不前。當一般人熟視無(wú)睹的時(shí)候,身為上海建材集團總公司副總的費小弟,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對何樹(shù)雄說(shuō):“你防水工程公司的出路只有改制,否則必死無(wú)疑!”其實(shí)身在其中的何樹(shù)雄也明白,放眼國內外,用國有體制來(lái)經(jīng)營(yíng)充分競爭條件下的防水企業(yè)就是個(gè)死胡同,但他又有心無(wú)力。
在費小弟的力主下,上海建材集團總公司辦公會(huì )通過(guò)了關(guān)于防水工程公司改制的意見(jiàn)。不久,在費小弟的關(guān)心下,上防集團統一了思想,上報了防水工程公司改制方案。上海建材集團總公司在收到方案不久即批復同意,并責成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盡快落實(shí)。2003年10月,防水工程公司完成整體改制,且無(wú)一例上訪(fǎng)。正是由于費小弟當初早看了10年和他的親力親為,使防水工程公司涉險過(guò)隘,再次得以?huà)旆h航。
一天,上海建材集團總公司總經(jīng)理徐堯湘對何樹(shù)雄說(shuō):“當初在我看來(lái),你防水工程公司應和上防集團銷(xiāo)售公司合并,繼續留在上防集團。是費總在班子會(huì )上力主你們改制,他是對的,你要好好地感謝費總。”
在何樹(shù)雄的心目中,費小弟是一個(gè)戰術(shù)行家。
1991年初,防水工程公司成立后第一次辦公會(huì ),費小弟親自到會(huì )并著(zhù)重講了一個(gè)意思:防水工程公司要立足上海、面向全國、走向世界。這句話(huà)為新的防水工程公司如何盡快打開(kāi)局面、尋找合適的工作切入點(diǎn)指明了方向。何樹(shù)雄是個(gè)登高望遠的人。他馬上起草了一份“關(guān)于在我國華東、華南等10省市召開(kāi)建筑防水工程技術(shù)推廣應用會(huì )”的報告。費小弟看了后,在報告標題的“防水”后面加了“材料”兩個(gè)字。何樹(shù)雄頓時(shí)明白了其中要義:操作中如出席對象是工程類(lèi)為主時(shí),我方材料廠(chǎng)商可作材料支持策應;如材料類(lèi)為主時(shí),則防水工程公司作施工技術(shù)支撐。費小弟加的兩個(gè)字把何樹(shù)雄要下的棋擴大了一倍,此舉突顯出了上防集團的結構及功能優(yōu)勢,盡顯大型骨干企業(yè)的大家之風(fēng)。 
在何樹(shù)雄的組織策劃下,短短一個(gè)多月時(shí)間里,費小弟親自帶領(lǐng)下屬所有生產(chǎn)骨干企業(yè)、科研、技術(shù)等單位和部門(mén)精英,組成上防集團史上最大規模、最高規格的外出交流使團,先后在上海、南京、合肥、福州、廣州、深圳、廈門(mén)、海南島等地召開(kāi)了形式多樣、主題鮮明的防水施工(材料)技術(shù)推廣應用會(huì )。會(huì )上既有上防集團科研與施工技術(shù)人員作的行業(yè)發(fā)展現狀和前景介紹,也有上防集團控股的中英合資益士本泰建筑工程產(chǎn)品有限公司約翰先生、中日合資上海麥斯特建材有限公司名取元雄先生等外國專(zhuān)家所帶來(lái)的新穎獨到的防水理念。推廣應用會(huì )在當地業(yè)內人士中引起了熱烈的反響,規模經(jīng)常被突破,會(huì )議主講人更被與會(huì )者圍得水泄不通,會(huì )議常常“被繼續”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交流會(huì )。
一天,何樹(shù)雄接到一個(gè)自稱(chēng)是廣東迎賓館交際處處長(cháng)陳衛國的電話(huà),說(shuō)是經(jīng)廣州某設計院的介紹找來(lái)的。原來(lái),廣州越秀山下的廣東迎賓館“總統樓”,是各國元首來(lái)訪(fǎng)下榻的高級賓館,幾年前該樓發(fā)生嚴重滲漏,賓館曾多次請來(lái)國內和香港防水工程公司翻修過(guò),均無(wú)濟于事。
該維修項目?jì)H100多平方米,工程總價(jià)還不夠施工人員食宿交通的開(kāi)銷(xiāo)。工程雖小,但影響極大。在費小弟親自過(guò)問(wèn)下,何樹(shù)雄帶隊趕赴廣州。按常規,100多平方米的工程量當天即可完成,可防水工程公司像繡花一樣精細地干了5天,綜合采用“月星”牌高分子片材、防水涂料和密封材料,徹底根治了滲漏。“總統樓”從此安然無(wú)恙。
如今,當年賓館交際處長(cháng)陳衛國早已離開(kāi)單位,成了當地一家著(zhù)名裝飾公司的老板,但和費小弟、何樹(shù)雄仍是親密無(wú)間的好朋友。
不少業(yè)內人都知道,何樹(shù)雄性格中有兩個(gè)鮮明的特點(diǎn):一是性格豪爽(似不太像南方人);二是性子急。何樹(shù)雄充滿(mǎn)激情的快節奏和真誠豪爽的性格,既能讓上級格外愉快,又給他帶來(lái)社會(huì )各界無(wú)數的朋友。
1992年初,上海市楊浦區圖門(mén)路大型生活小區開(kāi)發(fā)商約何樹(shù)雄前去洽談業(yè)務(wù)合作事務(wù)。雖然雙方是首次晤面,但交談甚歡,大有相見(jiàn)恨晚之意。在其后的工作午餐中,對方和何樹(shù)雄越聊越投機,一時(shí)豪興大發(fā)拿出兩瓶白酒說(shuō):“圖門(mén)路小區做屋面防水的面積不大,只1萬(wàn)多平方。4兩的杯子你每喝一杯我給你簽5 000平方。我也不欺負你,你一杯我也一杯!”何樹(shù)雄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拿起杯子連喝2杯。從此兩人成了莫逆之交。
1991的這一次教科書(shū)般的商業(yè)運作范例,有效地促進(jìn)了華東、華南和華中地區的防水信息交流互通,防水工程公司也藉此搜集了豐富的商業(yè)資料,建立了更加廣泛的人脈關(guān)系,擴大了企業(yè)知名度,獲得了多個(gè)重大工程項目的機會(huì ),也從一個(gè)側面生動(dòng)地展示了費小弟高超的戰術(shù)風(fēng)格。
在何樹(shù)雄的心目中,費小弟始終是善于學(xué)習的人。
在何樹(shù)雄眼里,費小弟目光遠大、胸懷寬廣,是一種豪情和低調、義氣和原則的有機結合體,也是一位能把當下和未來(lái)有機結合的行者,具有獨特的人格魅力。而這些優(yōu)秀品質(zhì)的養成,和費小弟善于學(xué)習、勤于思考密不可分。
在何樹(shù)雄的記憶中,有這么一幕,當年在上防集團的大院里,下班時(shí)間早已過(guò)去,還常能看到費小弟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認真閱看國內外防水雜志,了解行業(yè)發(fā)展動(dòng)態(tài),也會(huì )閱讀一些諸如《資治通鑒》、《中國史綱要》等史學(xué)專(zhuān)著(zhù)。費小弟曾說(shuō):群星璀燦的古人中,他最欣賞曾國藩,其深邃的思想、博大的胸懷,引人思索、令人欽佩。
在上防集團不斷獲得榮譽(yù)時(shí),費小弟曾給部門(mén)經(jīng)理以上的管理人員,每人發(fā)了《孫子兵法》和《曾國藩傳》。他說(shuō),和古人對話(huà)可以讓你感到你有多淺。在企業(yè)每次有新的產(chǎn)品研發(fā)成功或企業(yè)管理上臺階時(shí),他會(huì )讓相關(guān)人員走出國門(mén),到行業(yè)發(fā)展國際一流的國度去看一看,讓大家知道自己離國際一流水平還有多遠。

在他任內,他曾安排所有的管理人員進(jìn)入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進(jìn)行深造,學(xué)業(yè)有成才能出校門(mén)。他要求所有相關(guān)人員都去應考各類(lèi)國家注冊證書(shū),讓大家不斷繃緊繼續學(xué)習、提高技能這根弦。
在上防集團眾多部門(mén)中有一間不具名的辦公室,那是總經(jīng)理的“參事室”。各位“參事”中既有上防廠(chǎng)第一代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又有歷屆的老領(lǐng)導。他們既是費小弟的老前輩,又是他的“智囊團”。在費小弟看來(lái),不時(shí)與“參事”們的神聊,也是讓自己的思想得到傳統經(jīng)典滋養的學(xué)習之法。當然,企業(yè)中每一項重大的項目決策或重要的人事任免,費小弟更會(huì )認真地聆聽(tīng)他們的意見(jiàn),不斷充實(shí)和完善執行方案和重要決策。正是在學(xué)習上可包容的多樣性和思想上中外并蓄的開(kāi)放性,再加上其異于常人的天賦,為費小弟的深度思考和大手筆展示,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創(chuàng )新原動(dòng)力。
在何樹(shù)雄的心目中,費小弟從未離開(kāi)過(guò)上防。
歷史的車(chē)輪隆隆駛過(guò)。雖然人們常有“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”的豪情和祈盼,但何樹(shù)雄深深明白:英雄可以離開(kāi),歷史還將繼續。他所要做而且必須做好的是傳承,因為他和他的“小伙伴們”都已不再年輕。
早在8年前,何樹(shù)雄就想尋找合適的強強聯(lián)手的企業(yè)合作伙伴。得知何樹(shù)雄的想法,費小弟及多位相關(guān)領(lǐng)導和業(yè)內朋友也深以為然,曾為此多方運籌。
2008年以來(lái),各地多家企業(yè)曾向防水工程公司伸出橄欖枝,有的還提出十分優(yōu)厚的合作條件,但因種種原因何樹(shù)雄均不甚滿(mǎn)意。卻不曾想,暮然回首,天降斯人,上海淼龍建筑防水工程有限公司進(jìn)入何樹(shù)雄的視線(xiàn)。
2013年11月,雙方開(kāi)始股權合作商務(wù)洽談,12月完成合同簽定并各擲百萬(wàn)作為履約保證金。又僅僅過(guò)了一個(gè)月,雙方完成工商股權注冊變更手續。就這樣,過(guò)去8年未談成的股權合作重大項目,雙方僅用了短短三個(gè)月即告完成。其間,既有上海淼龍公司采用不喘息的連續追蹤式的商談模式因素,也有對方讓何樹(shù)雄砰然心動(dòng)的因素:淼龍公司朱氏三兄弟在上海建筑防水業(yè)中摸爬滾打20多年,27歲的“少帥”朱震血氣方剛、志向遠大……
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,淵源流長(cháng)。無(wú)論是春秋智慧、漢唐氣象,還是魏晉風(fēng)骨、宋元文采等等,幾乎所有中華文化領(lǐng)域都由一無(wú)形的珠鏈相串,那就是拜師文化。經(jīng)過(guò)拜師,后代不僅能夠欣賞到先人照耀后世的文化成果,也同時(shí)承繼了上輩那些令世人起敬的思想風(fēng)范和道德情操。如今,防水工程公司也要借用這一古老的傳統,把當代中國防水人的文化情懷傳承下去。
2013年12月29日,上海陽(yáng)光名邸大酒店四樓宴會(huì )大廳金碧輝煌、座無(wú)虛席。此時(shí)此刻,正在上演一場(chǎng)中國建筑防水史上的特殊事件——上海淼龍建筑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朱震的“拜師儀式”。整個(gè)拜師儀式古樸莊重、氣氛熱烈。隨著(zhù)朱震對師傅何樹(shù)雄、師娘吉惠琴深深的叩拜,師徒互換拜師帖、互贈禮品、互致感言、熱烈相擁……朱震的眼眶濕潤了,何樹(shù)雄的眼睛里也閃著(zhù)晶瑩的淚光,場(chǎng)面充滿(mǎn)溫馨又令人震撼。
費小弟的激情致詞更把現場(chǎng)氣氛推向高潮:“何樹(shù)雄是位非常優(yōu)秀的企業(yè)家,很有能力,他把畢生的精力和心血都奉獻給了防水事業(yè)。在他的努力經(jīng)營(yíng)下,防水工程公司即使在全國也有影響力。同時(shí)他又是一個(gè)很有品味的人,一根薩克斯風(fēng)更是迷倒了一批人。朱震沒(méi)有找錯師傅。長(cháng)江后浪推前浪,今天參加這一史無(wú)前例的儀式,更讓我堅信:我們的事業(yè)后繼有人,一定會(huì )創(chuàng )造出更多的奇跡!”
2014年1月10日,主流媒體之一的上?!秳趧?dòng)報》以一個(gè)整版的篇幅,詳盡報導了建筑防水界的這一盛事,成為業(yè)界的一大美談。時(shí)光荏苒,充滿(mǎn)一代防水人人文情懷的拜師儀式雖已過(guò)去多時(shí),但有幸作為司儀的我已將那段精彩絕倫、意蘊雋永的歷史片段永駐心中。
完成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機制升級轉型的防水工程公司,煥發(fā)出令人欣喜的顯著(zhù)活力。2014年1月至9月初,建筑防水工程產(chǎn)值達7 800萬(wàn)元,到年底有望過(guò)億。防水工程公司2014年的優(yōu)異表現,也讓多年來(lái)給予公司發(fā)展重要幫助的費小弟感到十分欣慰。
凝聚著(zhù)一代代防水人智慧和力量的中國防水事業(yè),猶如一浩無(wú)邊際永不枯竭的磁場(chǎng),散發(fā)著(zhù)強大的感召力和向心力,吸引著(zhù)眾多深懷為民除憂(yōu)理想的仁人志士投身其中。如今,費小弟和何樹(shù)雄已先后退出防水一線(xiàn)崗位,但數十年對防水事業(yè)的孜孜追求和人生修為所形成的責任感,已深深融入他們的品性和人格之中。
閑暇時(shí),費、何常常會(huì )有雙人小聚。聊憶過(guò)往不見(jiàn)硝煙的防水人生,談笑中仍會(huì )不時(shí)激發(fā)出志在千里之豪情。若遇事業(yè)中人有事相求,他們也一如既往相互倚靠?jì)A力相助。其情其志,令后人感佩。
在何樹(shù)雄的心目中,費小弟跌宕起伏的追求理想之路,猶如一幅壯麗的人生長(cháng)卷,展現出新一代中國防水人宏觀(guān)的思考、深度的創(chuàng )新在浩瀚的中國建筑防水發(fā)展史上所留下的深深印跡……